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創佳作 > 散文
窗外的香椿樹
發布時間:2020-04-09 08:58:44

□余書旗

剛住進這幢樓的時候,窗外的那棵香椿樹只有一人多高。每年的清明時節,小枝椏便長出許多嫩嫩的芽,吻了春風,沐了春雨,過不了幾天,那嫩芽便長大了許多,讓人立馬聯想到“香椿炒雞蛋”。

小區里有不少觀賞性的果樹,如橘子、桃樹、枇杷、石榴、無花果等,每逢成熟季抑或半生不熟,那些好口的人便會摘幾個嘗嘗,可唯獨沒有人對那棵香椿樹“下手”,也許是香椿樹太稚嫩了,大家舍不得觸碰它。如今,近十年過去了,小香椿長大了,亭亭玉立。今年的清明時節,它的梢頭枝芽已探進了三樓的窗戶。

小時候我并不喜歡香椿芽,因為討厭香椿芽那怪怪的味道,像香椿芽炒雞蛋,把好好的雞蛋給糟蹋了。我不喜歡香椿,也不理解別人為什么喜歡香椿。讀小學時,學校操場角落頭的菜地里有一棵香椿樹,是學校旁邊那戶人家的,高高的樹干看來長了有些年頭了,每年的清明時節,高高的樹椏枝上紫紅的嫩芽、翠綠的葉子,一片絢麗色彩。那些頑皮的小孩便時不時偷偷摸摸地爬到樹上,折幾支枝芽咬在嘴里,溜下樹來,一溜煙地跑回了教室。那香椿樹的主人其實難得采到香椿的嫩芽,大多都被那些小孩給折騰沒了,卻也無可奈何。對那些小伙伴的舉動,我嘴上不說,心里不屑一顧。

我對香椿樹的反感,還來自于野漆樹能讓人皮膚過敏的原故,而野漆樹和香椿樹長得很像。那時常上山去砍柴,對那些野漆樹很是忌諱,有時一不小心把野漆樹誤當野香椿樹給砍了,這下就惹上了大禍,身上立刻會起紅疹,一塊一塊地像“風團”,奇癢難忍,沒一個禮拜好不了。我曾不止一次地上過這個當,香椿樹也因此被連帶安上了莫須有的“罪名”。所以,對于香椿樹,我是沒有好感的,也從來不吃香椿芽炒雞蛋。

不過人的口味其實也是會變的,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,我也吃起了香椿芽炒雞蛋,還有香椿芽餡的清明馃,就如我小時候從來不吃水芹菜、不吃莧菜一樣,后來都吃了,還覺得蠻好吃的。

家鄉人對香椿樹的好感,不止是香椿芽的美味,還有香椿樹的材質。香椿樹質地柔韌、紋路清晰,可與樟木媲美,是做家具的上好材料。在古代,做新屋的人家常會用柏、梓、桐、椿四種材質的木材做正堂的立柱,意寓“百子同春”。

如今,野生的香椿樹已很難見到,街上農貿市場里卻時常有香椿芽供應,但價格不菲,貴的時候二三十塊錢也就那么一小把,我偶爾也買點嘗嘗鮮。雖如此,窗外的那棵香椿樹卻從不見有人攀折,任憑它從香芽怒放到枝繁葉茂,或許正因為這樣,它才能一直茁壯成長。

千島湖新聞網  編輯:葉青 馬峰明


淳安發布

淳安發布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

捷报比分足球网 股票大盘涨个股下跌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查询结果104期 体彩七位数和值走势图 山东11选五预测推荐 天津体彩十一选五爱彩乐 浙江20选五开奖规则 内蒙古11选五开奖结果 0.3元提现赚钱app大全 股票走势图解 广东11选5人工计划全天计划